<th id="lh9fp"></th>

      <nobr id="lh9fp"></nobr>
      當前位置 : 首頁 》新聞咨詢訊 》公司動態
      卓遠解讀|質量提升,應與數量控制并重 ——關于陜西《加快市縣融資平臺公司整合升級推動市場化投融資的意見》的解讀
      閱讀數:1655

      【事件回顧】

      近日,為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破解新型城鎮化融資瓶頸,陜西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陜西省財政廳聯合印發《關于加快市縣融資平臺公司整合升級推動市場化投融資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提出要推進融資平臺公司整合,全面清理撤銷“空殼類”平臺,“除西安市、西咸新區外,原則上市級平臺不超過4家,國家級開發區平臺不超過3家,省級開發區和縣(區)級平臺不超過2家。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少于2億元的區縣原則上只保留1家平臺”。

       

      來    源:《卓遠研會精選》第6期

      作    者:李學樂  吳濤

       

      【解讀分析】

      事實上,明確提出要嚴格控制市縣級融資平臺公司數量,陜西并不是首例。在此之前,重慶、湖南、云南、江西、貴州等地相繼出臺相關意見,只是由于各地發展水平不一致,具體規定有所差異。

       

      1、整合融資平臺,分類施策推動市場化融資

       

      通過梳理,我們發現這一系列針對債務清理和融資平臺轉型的政策文件,呈現以下特點:

       

      (1)嚴格限制平臺公司數量。硬性的數量控制是這一輪各地規范融資平臺公司管理、推動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如針對區縣級融資平臺,陜西與湖南均要求不超過2家,其中,陜西還根據區縣的財政收入能力進一步規范,提出“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少于2億元的區縣原則上只保留1家平臺”,而鄉鎮級則一般不得設立平臺公司,如湖南、江西等均提出類似要求。

       

      表1 重慶、湖南、陜西、云南、江西、貴州六省市平臺轉型政策文件內容

       

      (2)分層分類明確平臺公司轉型目標。融資平臺作為市縣政府謀劃實施建設項目的重要抓手,轉型發展的可持續性也勢必會對城市的高質量發展產生影響。區別于其他省市,陜西則立足分類施策著重從資產規模、信用等級等方面提出明確的轉型目標。“原則上每個市(區)打造一個總資產500億元級以上綜合性國有資本運營集團,每個縣(區)打造一個總資產50億元級以上綜合性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對陜南地區,市級平臺資產規模為200億級,縣級平臺資產規模為20億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12億元的縣區平臺公開市場信用級別原則上要達到AA,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5億元的縣區平臺原則上要達到AA-”。

       

      (3)進一步厘清平臺公司功能邊界與轉型方向。融資平臺公司具有三大功能特點:一是擁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二是通過接受政府委托等方式實施公益性和準公益性項目建設的國有單位;三是可通過將年度預算資金、國資經營收入、特許經營權、收費權、優質國企股權等注入平臺的方式,做大做強融資平臺?;诖?,陜西提出市縣政府要主動依托平臺實施項目,而平臺則要并購或組建專業化子公司,“依法開展片區開發、產業園區、房產開發、工程承包、公用事業、污水垃圾、停車場、醫療養老、文化旅游等經營性業務,運營要實現現金流整體平衡”。而貴州則提出“突出主業、轉型做實、市場運作”的基本思路,按照“國有資本運營股份有限公司、建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政策性擔保公司”三大類型推進重組轉型。

       

      2、數量控制難解轉型難題,關鍵還要高質量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整合后的融資平臺公司要真正實現“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自我發展”,僅靠公司數量控制、或功能邊界與轉型方向的厘清,還是遠遠不夠的,要理性回歸企業屬性。對經過高速增長期的融資平臺公司而言,以高質量為導向的轉型發展正當時,對企業發展的系統性、可持續性和效率進行質的提升,已勢在必行。

       

      近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又深層加碼融資平臺公司“質的提升”。按照“可衡量、可考核、可檢驗,要辦事的”的要求,這一輪改革也將一改過去部分政策空轉現象,更注重改革的綜合成效。這也就意味著一個新的起跑線已然開啟,若不能抓住這波政策紅利,融資平臺公司可能將會被時代所淘汰。對此,我們認為平臺公司要“靈魂跟上肉體”,最終實現對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的增強,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出發:

       

      一是立足功能定位,解決好與政府之間的關系。在以“管資本”為主的國資管理體制改革背景下,要通過“兩個清單”、“三個歸位”, 促使所有股東真正行使以資本為紐帶的權力,也使融資平臺公司能夠更好地發揮在“優化結構、暢通循環”中的帶動作用。

       

      二是要解決好治理體制問題。通過建立我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的相關環節,在有效約束行政干預的同時,以公司章程為抓手,構建起真正有效的法人治理結構,充分發揮董事會核心作用,有效保障經理層的行權履職。

       

      三是要解決經營機制問題。也就是要解決好投資效能與經營效能的問題,必要時可通過混改引入非公資本,充分發揮資本所具有的收益性特征,改變平臺公司經營機制僵化和驅動不足的問題,創新市場化激勵機制,推行經理層任期制與契約化管理,改革薪酬績效制度,從根本上推進“三項制度”改革。

       

      四是要解決信息化管理機制問題。通過業務與信息化的深度融合,提升公司的系統集成能力,提升運作效率。必要時還可借力“數據驅動、集成創新、合作共贏”的數字化轉型,全面推進企業的變革發展。

       

      五是要做好在“競爭中性”下參與市場競爭的準備。近期在應對外部負面沖擊、激發內部經濟新動能、國企改革進一步深化的背景下,競爭中性再次引起熱議,我們認為在大環境下“競爭中性”趨勢不可逆轉,融資平臺公司也應積極做好準備,如通過資源或產業整合能力的提升,向真正的平臺屬性公司轉型。

      夫の目の前侵犯新婚人妻在线_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_中国女人初尝老外大机八_啊~用力~啊~哈~慢点

          <th id="lh9fp"></th>

          <nobr id="lh9fp"></nobr>